時間回到兩年前。

      入夜後每個家庭的窗戶滲出了幾縷白煙,冬至的夜裡街道上飄散著湯圓的香氣,強勁的寒流讓在路邊散步的情侶們更加甜蜜,周五下班後的夜晚,空氣中承載著輕鬆歡愉的氣氛,許多加班族也無法忽視這股力量,腦袋裡已裝滿了與朋友聚會小酌的畫面,便早早的結束手邊的工作。

「若雅,妳男朋友沒來接妳啊?」

「啊,陳總妳先走吧,他今天加班會晚一點來,我會記得關燈的。」

      陳秋玫是這家貿易公司的總經理,一名精明幹練的女性,親切溫柔的語氣總是折服底下的員工與客戶們,四十五歲生日之後,她也開始提倡「不加班只加薪」的健康工作環境,將自己的重心慢慢轉往家庭。


      自從王若雅擔任她的特助之後,她特別栽培這個年輕聰穎的小女孩,因為從王若雅的眼神中,她可以看到像當初自己甫出社會時那種無所不怕、極其倔強的樣子。
      果然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時間,二十五歲的若雅已經能一肩扛起公司的大小事,除了有幾次忘記在離開公司時關掉電燈,她相當滿意若雅的工作內容,這樣優秀的新血總算是讓她可以開始無後顧之憂地享受家庭生活。

 

「那個小夥子真應該好好補償妳一頓,那麼冷的天氣把妳留在這。」陳秋玫微笑道。

「沒關係啦,我習慣了。」

「他也習慣妳不常在他身邊嗎?」

「啊?」若雅的小指抖動了一下。

「開玩笑啦,若雅啊,男人這種動物,可不能讓他們太習慣喔。」

「遵命~~陳老闆。」

「外面天冷,多穿點啊。」陳總經理的人影已經消失在公司的門口,只剩下高跟鞋與地板的敲擊聲,逐漸遠離。

 

      王若雅拿起了手機,撥給男友阿湯,終於在第三通之後,對方有了回應。

「雅雅,我這邊快好了,妳收拾一下喔!」阿湯溫暖的聲音從另一端傳來。

「耶,今天晚餐要吃什麼」若雅的口氣難掩興奮,今天正是他們交往兩周年的紀念日。

「妳不用擔心,我都準備好了。」

「嗯!那我在老地方等你喔!」

「好。」

「欸?湯,你怎麼了。」若雅感覺出阿湯的口氣似乎異常的冷靜。

「嗯雅雅,今天換個地方吧,妳到捷運站旁那家麥當勞後面的第三條巷子等我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
「別問太多,去就對了。」


「好,你要快來喔,想你。」若雅這句話後頭的「想你」兩字還沒講完,電話就被掛上了。

 
      王若雅猜想著阿湯今日準備了什麼樣的驚喜,連約會的地點都不是以往那個公司大廈旁那佈滿聖誕燈的小公園,這裡有著所有他們相識的浪漫回憶。

 
      公園裡時常有街頭藝人的演出,兩年前的阿湯,身上穿了一件極為蓬鬆的長褲,全身塗滿了金色的顏料,頭上頂著太陽造型的頭飾,揮舞著金黃色的權杖,身旁音響裡流溢出德布西的「牧神的午後前奏曲」,浪漫不拘的旋律搭配著阿湯隨意變換的各種舞姿,頗符合攤位招牌的主題《阿波羅的自由》。

      每天下班路過公園的若雅,不自覺被這個奇異的街頭藝人吸引,阿湯跳舞時的眼神堅定而溫柔,一掃若雅初出社會時,每天所背負的焦慮與壓力。

      若雅漸漸習慣了下班後就來看看如此美形而富有藝術感的男子,一開始若雅只是微笑著多投了幾枚錢幣,後來她開始跟男子訴說著自己的煩惱,阿湯仍是安靜的隨著音樂舞動,偶爾嘴角會露出微笑,這段期間持續了幾個禮拜。

「我喜歡妳喔!」阿湯邊說著,手上的權杖指向若雅。

      她發現原來這個太陽神阿波羅也是會講話的,尤其是在只有她一位觀眾時,就會講這句話。

      他們開始交往了,並且認為這種通俗偶像劇般地邂逅,居然會發生在真實世界中,是相當神奇且值得珍惜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  若雅看了看手上Oyster系列的勞力士錶,交往了兩年,這指針也不知轉了幾圈,但她想不透的是,為什麼街頭藝人的薪水居然比她一個特助高上許多,交往之後,阿湯總是送他一些名貴的衣飾,當她不好意思收下的時候,他總說「妳常需要接觸到高層客戶嘛,想要賺有錢人的錢的話,自己也要假裝很有錢啊。萬一客戶都看不起妳了,怎麼會想跟妳們家買商品呢?」

      然而阿湯身上卻總是穿著樸素的運動衫,這讓若雅更為感動,她清楚自己不是個虛榮的女孩,卻享有著許多虛榮的女孩夢寐以求的享受,這讓她更加得珍惜這個為她付出一切的男人。

      若雅的手機聲再度響起,打斷了她對男人的回憶。

「雅雅,妳到哪了?」阿湯的聲音在電話另一頭顯得有些虛弱。


「我到你說的這條巷子囉,你在哪邊啊?」
若雅環顧周遭,陰暗的巷子裡沒有其他人,氣氛比起三條街外的捷運站出口有天壤之別,台北的都市計劃永遠沒有結束的一天,至少老舊社區改建的速度與增設捷運站的速度並不成正比。

 


「雅雅,認真聽我說喔。」阿湯語氣變得凝重。

「嗯?」

「快逃!快離開這裡。」

「阿湯,你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啦。」

「快….啊啊啊啊啊啊。」阿湯的哀嚎聲馬上說明了這不是個玩笑。

「湯,你在哪?湯?」

「我在這裡啊,小寶貝。」

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在若雅身後響起,她還來不及尖叫,全身感到一陣癱軟,陌生男子的右手已經摀住的她的鼻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「陳姐,妳煮的湯圓真好吃啊!」我正飢腸轆轆的喝著剩下的湯。

 「抱歉啊!你在坐一下嘿,他等下就回來了。真不好意思啊,每次都讓你等。」陳秋玫把一壺茶放到餐桌上。

 「不會啦,我習慣了,老皮哥很忙嘛,倒是辛苦陳姐了,下班還要回家打理那麼多事。」

 「我說啊,你們跑新聞的,不要跑壞了身體,我們公司現在可是不加班的喔。」

 「真好,陳姐我去你們公司應徵好了,老皮哥總是介紹給我很多麻煩事,常常讓我加班的罪魁禍首就是他啊。」

      我偶爾會在跑新聞的空檔接到老皮的電話,通常他只會簡短的說一句「到我家等頭條!馬上!」我就得大老遠跑一遭,一般的情形都是陳姐會先辛勤地招呼我,等待約一集連續劇的時間,老皮真的就會帶著夠份量的案件調查進度來讓我拼頭條。

「你跑社會新聞也有八年了吧?」陳姐問我。

 「算算今天正好八年半囉,說實在,這一兩年多靠老皮哥幫忙,我的工作才會越來越順利。」

 「不過我老公刑警也做了十幾年,我的意思是,你們常常接觸一些砍砍殺殺的流血事件,心裡有設定些例如退休年紀之類的嗎?或是會不會想做別的事啊?」   

「陳姐,唯一能靠寫文章來經世濟民而且養活自己的職業,非記者莫屬了呢,我大部分時間還是挺開心的。」

       我把一貫的官腔話又拿出來用了,不過這段話也接近事實,唯獨「經世濟民」這四個字是從以前看梁啟超文集裡抄來的,時代變了,這樣的豪情壯志已經有些顯得不合時宜。 

 

「哈,這種話我也常聽我老公說呢,例如『唯一能伸張正義的就是警察,而且是刑警』之類的。」陳姐笑著說。 

 

「不過也是一路跌跌撞撞來的呢,我還記得剛入行那一年,某天去參加一位高階警官的宴會,他在會場大聲的對我喊著:『歡迎自在大報的記者張正峰光臨指教!』,列隊歡迎我的員警真讓我開了眼界。」

 

「真是受歡迎吶你,那時你才入行第一年?」

 

「所以我就學到了當記者的一課:『當別人對你友好、和善的同時,通常不是來自對你的尊敬,而是你背後的招牌。』因為同一天,某位資深的報社前輩,當著我的面撇過頭,說:『我不跟菜鳥同桌』」

 

「啊?」

 

「我就學到了第二課:不管你扛的招牌多大多重,別人的尊敬,還是要靠自己掙來。」

 

「不過現在也算比較苦盡甘來了吧?」陳姐幫我添滿了一杯茶。

「是啊,也感謝陳姐你們的照顧啊。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記憶中的水龍頭打開了,那段菜鳥日子的回憶一下子湧上來,每天起床後空腹喝了一杯濃咖啡,下午跑新聞,晚上發稿,夜裡在警察局陪值班員警吃宵夜,半夜跟他們衝現場,衝酒店、泡妞、混三溫暖,確定自己不會漏掉任何一條新聞。

      堅持不搞關說、不靠錢買新聞,一步一腳印跑該跑的新聞,想要別人對自己產生一丁點的尊敬,是需要相當的代價的,當時答應三名員警說:「今晚小酌即可」,就得拎出半打相當難買到的陳年高粱;優點就是,當晚在從KTV回家的路上摔車撞飛後,我在安全島上並沒有遭受警察為難,而是KTV的少爺溫暖的問候及叫車服務。

      我隨著回憶呆了半晌,陳姐試圖表現著她能體會的心情,也保持了一陣靜默。

 

「總之工作啊,還是開心就好,啊,九點了,我要出門接一下巧文,你看下電視等他回來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 陳秋玫抓起櫃上一串車鑰匙,停頓了一會,對我說:「我身邊真的充滿了富有正義感的人呢,你啊,我那老公,還有我這個念法律的女兒。唉,你們啊。」

      我對著陳姐笑了笑,轉頭看到櫃子上老皮的全家照,我從來沒看過他們的女兒巧文,照片中的巧文穿著學士服,一臉清秀,白淨透紅的臉頰散發出一種清新脫俗的氣質,這年頭居然有那麼漂亮的女孩念法律。

「對了,正峰,她最近考上律師了,改天你也一起來幫她慶祝一下吧!」陳姐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對我說著,隨即關上玄關出門了。

 

      我隨意轉著電視,看看各家新聞台,目前的時段大部分都已經變成政論節目,唯獨剩一兩台仍是撥放著今日重複的新聞內容。接著是一則完全「置入性行銷」的內容,某處有一家麵店,老闆的夢想是將泡麵調理的跟封面一樣豐富可口,幫客人煮好泡麵之後,加上許多青菜與肉食,整碗泡麵變得色香味俱全,跟一般誇大的泡麵封面幾乎一模一樣,看起來是相當豐盛划算的料理。
   

      這點子確實不錯,老闆蒐集了許多已絕版的古早味泡麵封面包裝,客人可以從中挑選自己想要的菜色模樣,假使我有女友的話,一定會帶去光顧一下,算一算我還真的是單身很久了,「大概因為是這份工作時間的不穩定性吧!」我總這樣安慰自己,時間久了之後,漸漸變成「一個人自由自在的也挺好的吧。」

   

「接下來為您播報一則重點新聞,位於大台北地區的『情侶之狼』昨夜凌晨再度犯案,警方今日於捷運松山站附近的某處民宅,發現一對陷入昏迷之情侶,初步研判女性曾遭性侵」電視裡的主播神情嚴肅的報導著。

      這則新聞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,我想老皮等會回來大概就是要跟我講這件事的後續內幕,因為目前我正在追查的就是這個泯滅天良的「情侶之狼」。

      新聞繼續播報著:「『情侶之狼』一貫的犯案手法為使用手機或網路通訊軟體等媒材來發佈假訊息,引誘上鉤的情侶分散行動,伺機分別昏迷擄拐兩人,犯案時會強迫男方觀賞性侵女方的過程,兩個月以來已是第六次犯案,所有受害者目前皆在接受精神治療中,警方近日即將公佈歹徒樣貌,呼籲各位民眾須得當心自身安全,聯絡親友時做好身分確認

 

「碰!」門被大力地關上,老皮氣喘呼呼的站在玄關處,深褐色的便服皮大衣配上兩撇鬍子,一臉就是在告訴別人「我是個警探,而且很高階」,這種打扮在電影裡常常見到。

 

「老皮哥,我看到夜間新聞了,又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啊。」我從沙發爬起來,坐了太久雙腳有點痠麻。

 

「他馬的!這王八蛋我一定要殺了他!」老皮怒吼。

 

「所以我今天要拿什麼頭條?要報這件事的話我好像有點來不及了。」

 

「正峰,因為我查出更大條的事情,更重要的是,還沒有記者知道。」老皮的語氣瞬間平靜。

 

「除了政治新聞還有什麼比『情侶之狼」還大條?老皮哥,你應該快被上面的壓力壓死了吧?』

 

「真有趣。」老皮點了根菸,有時候我都覺得老皮看起來火爆的個性完全是裝出來的,畢竟刑警就是要跟歹徒拼兇狠的一種職業,更精準地說,警察這樣的職業,本身就要比同事還兇悍,才比較容易升官吧。

 

「我知道『情侶之狼』是誰,但是他死了。」老皮接著說。

 

「啥?」

「我剛剛就在整理一個兇殺案現場,本來以為是個單純的兇殺案,只是手法比較殘忍,一直到我發現兇手留了一片DVD在現場。」老皮拿出DVD往播放機塞進去,接下來我們邊看著影像內容,我不知道這樣的頭條該怎麼寫。

創作者介紹

以愛為旗,與樂同在。

與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k6sdgksck
  • 耶這﹌家〇性﹉藥-網~怎☆麼◎這♀.麼◎便宜

    577Up.com